商洛历史展及精品文物展

关键词         :
商洛;历史文化;发展脉络
展览类型     :
人文·历史
展览性质     :
基本陈列
所在地域     :
陕西省  商洛市
是否巡展     :
是否交流展  :
展览时间     :
2017-1-1
展览单位     :
商洛市博物馆

展览介绍

此展览共分为《早期文明——远古之商洛》、《部落遗址——夏商周之商洛》、《列国珍宝——春秋战国之商洛》、《秦关楚界——秦汉之商洛》、《商於古道——唐宋之商洛》、《南民北徙——明清之商洛》分为六个单元,陈列展出与商洛历史密切相关的文物160多件,集中展现了商洛近年来考古研究所取得的重大成果以及各种渠道征集、收藏的历史文物,代表器物有夏代礼器玉牙璋、铸有铭文的西周青铜器虎簋盖、“雒亭”“楚里孙”陶罐、“商”字瓦当等。本展览着眼于商洛市的历史文化,深入发掘其展品深刻内涵及背后的人文精神,努力打造思想鲜明、主题明确、特点突出、形式多样、生动活泼的陈列展览。

展览单元

    单元介绍

      商洛文物赋

      商洛历史,肇于洪荒。侏罗白垩之纪,恐龙于此游荡。留足印于陈塬,下窝蛋以洞藏。旧石器而多人迹,阿舍利而为首创。砍砸刮削以御自然,石球石镞而狩虎狼。三百处遗址,数万件遗物,原始洞穴之花石浪;八十万年历史,五十公里范围,洛南猿人之旧辉煌。一万年前,丹江南岸,紫荆部落,面水背山。先民制圆底钵以饮水,烧三足罐而煮饭;磨骨钩以捕鱼,制石斧而生产。文化层杂而多样,新石器之早中晚。东龙山,台地边,千米长,百米宽。房址、灰坑、墓葬密集而有序,遗迹、遗物、遗骨完整而大观。周代遗存,探究楚文化之起源;夏代部落,国内考古之大发现。鬲、簋、尊、豆;鼎、甑、缸、罐;盉、斝、杯、釜;砺、臼、锛、铲;牙璋玉璧,铜镞骨钻。石、玉礼器以助夏商周之断代,骨、铜工具而证农牧渔之发展。古城之东梁,商塞之城墙。孝公以御楚,封之于商鞅。邑址现于台地,“商”字刻于瓦当。墓室密而有埋具,遗存丰而为随葬;器形杂而为冥,组合精而成双。陶鼎、敦、壶、匜,铜剑、匕、锛、钫。辨地理以较属性,别秦晋而属楚葬。张仪使楚,游说怀王。闭关绝约于齐,愿献商於补偿;秦女为大王之妾,长为兄弟之国。于是楚王绝齐而使人受地,张仪谓奉以六里长。怀王怒而兴师,秦破楚于丹阳。商於之地,于此名扬。成古道而通秦楚,争国土而为战场。秦皇东扩而灭六国,高祖西进而建汉邦。秦之四皓,隐于商山,岩穴为幄,紫芝为餐。吸上天之瑞气,饮山林之甘泉。高祖招而不至,刘盈礼以尊贤。太子为寿,四皓觐见。刘邦惊其羽丰,遂消易储之念;戚姬唏嘘而舞,顿虑子之凶险。汉室不易太子,生灵免遭涂炭。惠帝继位,四皓归山,不知所终,造墓祭奠。武官下马而拜,文官赋诗以传。盛唐而至清末,四皓以为主线。魏晋隋唐,商於开放。物资交流,外使来访;命官赴任,举子赶场;南士入朝,北官南放。名利之路,日夜熙攘。古道崎岖而难行,刺史新开以通畅;驿站多而成串,送南归而迎北往。罗马金币,入古墓以陪葬;域外巨贾,沿古道而经商。元白遭贬而发感慨,李杜还京以留华章。武关要塞,秦楚界以筑边防;阳城改名,留诗话而载典章。宋元明清,商旅增而货物广;粮油盐布,往来频而古道忙。南北之通衢,文化之桥梁。明末天启,陕西大荒。饥民造反,拥戴闯王。争夺川陕,进剿而为战场;连年厮杀,兵民而多死伤。十室九空,十人九亡。千里幅员,黄茅盛而白苇广;万顷良田,虎迹多而饿狼猖。以致人无遗种,地无禾娘。川陕总督,通饬以招垦荒;湖广之民,蜂拥而入汉商。携妻带子,一担两筐,逆水行,越山岗;父子相携,亲友结帮,看风水,选屋场。割柴草而搭棚,开生地而种粮,择邻女以通婚,融母语而入方腔。世代繁衍,子孙分房。一脉而分多支,一祖而发数庄。世袭绵延,移民渐昌,各守祖训,风俗多样。秦风而杂楚韵,楚人而居秦乡,实乃民俗之根本,文化之滥觞。

      单元展品

      辅助展品